天空一片蔚藍,白雲只在遠山邊點綴,放眼望去一片綠油的山色,唯一的人造建築物只有一棟很簡陋的木屋。


  一名女記者和攝影師兩人站在木屋前,笑容滿面的對著鏡頭說話。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觀眾,記者所在位置就是當地居民盛傳的不老人所居住的小木屋,本台在這裡獨家為你報導。」


  青春煥發的女記者一想到搶到這則獨家消息就高興得心花怒放,整個心裡想到的都是只要成功製造話題以後,自己能得到的升職加薪,語調不自覺得也漸漸的上揚。


  「……根據本台獨家消息,獨自居住在深山裡的黃先生目前至少已有八十歲,可是外表依舊有如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一般,根據專家指出,這是由於本地的環境因素,黃先生每天生活單純,食用的食物都是從山裡頭採摘的野菜,肉類的補給也都是打獵而來的野味,十分自然,加上他本人個性豁達,時時保持開朗的心情,所以才可以常保青春。」


  「事實上我們知道中國古代道家的學說就說明了,人只要清心寡慾,多食清淡的蔬果,就可以青春永駐,只是現代人因為時代變化太過快速,無法做到這些特點,所以老化較快,小說家金庸筆下的小龍女到了中年外表依舊有如荳蔻少女一般,也是同樣的道理,而如今我們就可以看到一個真實的例子在我們面前。」


  女記者一邊說著一邊推開木門朝屋內走了進去,木屋裡頭只有一個大廳和兩個房間,大廳中一張桌子和幾張木椅,一個看起來很斯文的年輕人就坐在椅子上,微笑的朝女記者和攝影師點頭。


  「各位觀眾,你們眼前的這位年輕男子,就是我們所要訪問的黃漢聲先生,令人不可置信的是他居然已經有八十二歲的高壽了!現在就讓我們來訪問他,黃先生,請跟電視機前的觀眾們說幾句話吧?」


  女記者雖然在採訪前已經先看過了黃漢聲,但是真實採訪看到本人時,還是又一次的吃驚,尤其在男子說話時,女記者偷偷地端詳眼前的男人,發現他的皮膚居然還保持著二十歲時的彈性與光澤,真是令人不敢置信!要不是事前她已經做過了無比嚴密的查證,她一定會以為這是一個騙局!


  黃漢聲朝著攝影機微微的一鞠躬,微笑著拿著自己的身份證,說道:「各位觀眾大家好,我是山中野人黃漢聲,我想大家一定會覺得一個住在深山中已達六十年的男人,一定像個野人一樣,但是事實上大家可以看到,我並不是那個樣子,而我的樣子也不與我的年紀一致,可我有身份證可以證明我的歲數。」


  他晃了晃手上的證件,攝影師將鏡頭對準了那張身份證的照片與出生日期,明明白白的顯示出是
1925年的121日,至今黃漢聲已經有八十二歲了,這個驚人的結果令攝影師本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


  黃漢聲說道:「自從六十年前開始,我就一直住在這裡,一年也難得出去幾次,至於我的外表為什麼不太會老,我也不是很清楚,這個問題就留給科學家去操心好了,我個人倒是比較關心文學上的事情。」


  女記者拿回麥克風,說道:「是的,黃先生在這裡已經生活了超過六十年,這絕對是一件真實的新聞,本台已經從戶政事務所得到絕對正確的資料,沒有造假,黃先生也表示,如果有醫學團體有興趣,他願意無償的接受檢查,找出他不衰老的原因。」

 



  這則新聞一播出以後,在全國……甚至是全世界的範圍內引起轟動,畢竟一個不會老的人真真實實的出現在社會大眾的眼前,無論是那一家新聞台都在接到消息的時候扼腕嘆息沒有得到第一手消息,但就算不是獨家,不做後續報導也是不行的。


  從那天以後,就不斷的有媒體前往黃漢聲家中採訪,而許許多多的醫學團體也表現出對黃漢聲極大的興趣,其中不乏在全世界都是權威性的醫學團體,而在談好條件後,黃漢聲也十分配合的接受了其中一家的檢查。


  而在檢查報告出來前,黃漢聲已經無法再在山中繼續居住,每天來到他家採訪甚至是看熱鬧的觀光客幾乎讓他無法喘息,於是在該團體的建議下搬到了該公司在台灣的一間產業中暫時居住。


  而各媒體的邀約更是不斷,數個談話性節目都邀請他去參加,後來電視台更發現其實黃漢聲是三零年代一位新銳文人,與朱自清、朱點人、林茂生等人私交甚篤,當時他以二十歲的年紀得到朱自清一句評語:「自胡適後唯漢聲而已。」可見評價之高,然而為何在即將在文壇上散發光芒之際,隱居山中六十年,這是一個謎題。


  這天黃漢聲來到電視台,參加一個在他心目中格調較高的談話性節目,節目主持人也是一位文人,他見到了目前風頭最健的黃漢聲,也是非常的高興,在節目開始前就與他談個不停,越談越是欲罷不能,直到了製作人不耐的催促,兩個人才整了衣衫,坐到了沙發前。


  「
Action!」


  「各位觀眾晚安,今天我們節目很高興的邀請到了一位目前在台灣來說非常知名的人物,黃漢聲先生,黃先生以不老人為名受到了全台灣各地的關注,這個星期我本人甚至在國外的許多網站都看見了非常多的討論,我想集中在他不老肉體的秘密已經是一個最大的謎題,每位觀眾,甚至是我都非常的好奇,但是我們今天晚上要和黃先生談的並不是這個話題。」


  主持人從茶几上拿了一封信件的影本,而信件的全文則顯示在螢幕上,佔滿了整個螢幕的內容,其中一小段話被加註了紅線:「……我尋思,自胡適後唯漢聲而已。這是朱自清大師與友人的私人信件,本節目有這個榮幸拿到複印本,特地以饗觀眾。」


  「各位觀眾可能不清楚,黃漢聲先生在進入山中隱居前,曾是台灣非常重要的一位文人,與當時的文人都有甚篤的交情,朱自清先生更多次在私下場合讚揚過黃先生,認為他將是未來文壇的一顆新星,然而他卻在正要散發出璀璨光芒的一刻選擇急流湧退,這其中的心境過程,請黃先生與我們分享。」


  主持人對黃漢聲做了個請講的手勢,黃漢聲拉拉衣領,朝攝影機點點頭,開口說道:「大家好,我是黃漢聲,對於朱自清先生的過讚我本人感到十分汗顏,事實上當初與朱先生結識的時候我還是一個大學生,只發表過幾篇散文跟幾首新詩,新小說也寫了一點,但質量都不是上乘。」


  他這麼說等於是認同了主持人所說結識朱自清與那句讚譽,當這段話出現在螢幕前時,摔破了不知多少人的眼鏡,而黃漢聲又繼續說了下去。


  「我從不回憶,對於過去的一切我都不想去回顧,但是對於這件事件,我無法忘記,因為對我來說,那幾個月發生的事情還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一樣,除了這件事情外,我從不回憶。」


  「當時正是國共內戰結束後,政府播遷來台,文壇上正逢低迷,雖然在戰中文人砥礪節氣,發表了不少膾炙人口的文章,然而在政局來說卻是動盪不安,而人民人心惶惶,我在台灣唸書,也是終日食不甘味,就在那個時候因為一些機緣巧合結識了當時重要的幾位文人,有了交集。」


  「由於我家中富裕又漸漸的開始準備在文壇上幹一番事業,正覺得自己該是如日中天的時候,當時的我成天自信滿滿,覺得自己一定可以做出很多的大事出來,可是就在這時候,國內發生了一件更大的事件。」


  主持人插話說道:「黃先生這麼講,就讓我想起一件事情來了,國共內戰結束後發生在台灣的大事……難不成指的是二二八事件?」


  「是的,正是二二八事件,該事件改變了我的一生。」黃漢聲表情漸漸變得嚴肅:「我永遠記得,那天是
1947年的227日,當時台灣省專賣局查緝員傅學通、葉得根、盛鐵夫、鍾延洲、趙子健、劉超群等六人及四名警察,在台北市的天馬茶房前,發現一名婦人林江邁正在販賣私煙,查緝員沒收林婦所販賣的香菸及身上所有的錢財。而婦人表示家計困難跪地求饒。但是查緝員一直堅持不讓步,使周圍民眾越聚越多,之後林江邁被查緝員以槍托公然擊傷頭部。民眾目睹此景後,因憤怒而將查緝員包圍,傅學通等人開槍示警,卻失手擊斃了市民陳文溪。激憤的群眾在當天晚上包圍警察局,要求懲兇,但由於警察局長官包庇下屬,民眾得不到滿意的答覆。」


  「隔天
228日,因為前一天的事件,台北市部分地區展開罷工、罷市,許多市民除了前往肇事查緝員所任職的專賣局分局抗議之外,還要求公賣局分局長歐陽正宅下臺負責。抗議中,發生零星焚燒事件並造成一名警察死亡。之後抗議群眾集結於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門口請願示威,過程中公署衛兵對市民開槍並造成傷亡,使民眾情緒更為激昂。抗議民眾因此轉進公署附近的台北新公園繼續示威集結,並同時在位於新公園內的台灣廣播電台,廣播報導事件始末。至此,長期對中華民國政府不滿情緒,加上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處理不當,因而從31日起,終於爆發了全島性的反抗政府事件。」


  主持人說道:「這一段二二八的歷史黃先生記得真清楚,可見雖然是發生在六十年前的事情,但是您仍然是記憶猶新,那麼在那段時間裡頭,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當時整個台灣出現許多的反抗勢力,其中包括了武力部隊在內,而國民軍與反抗軍就一直這麼對峙著,直到蔣中正派來援軍為止,反抗軍抵擋不住,只好退守到南投縣埔里鄉並自行解散,在這之後就出現了國民黨政府的大清掃。」


  「大清掃大約是發生在當年的三月到五月間,當時許多被捕者都被判叛國罪而遭到槍決,如有不認罪者,到最後幾乎都體無完膚的死去,當時曾與我接觸,希望我畢業後加入民報的林茂生先生,無故被捕,至今完全沒有他的消息,我們當時皆認為林先生已經不幸罹難,而我的中學校長陳能通先生也曾致信給我,說明爭取高度自治乃是我們文人的使命,然而卻在隔日被捕身亡。」


  黃漢聲嘆了一口氣:「當時加入反抗運動的文人、政商、有志人士實在不計其數,但因此而喪命的英雄更是多不勝數,在與其中數位密切接觸後,竟連我本人也被捕下獄,我的運氣卻是比較好的,在事件結束後便被釋放,然而在這時我卻得知的遠在高雄經營生意的父母在
228事件中也遭波及而身亡。」


  「同一時間,我的至親、好友,一個接著一個的身死,我也心灰意冷,過了幾年變賣了家產後,就躲到了深山裡面,過著古人那樣的生活,只有偶爾出來購買生活雜物,閒暇便是著文寫作,看兩本好書,就這樣數十年如一日的生活著。平日接觸的也只有少數幾位山民罷了。」


  主持人聽到這裡也是不勝歔欷,對
228當時的慘劇與黃漢聲討論了一陣,又說:「我們知道黃先生的文學素養也是非常的高,所以才能和當時那麼多位知名的文人有所交集,那麼,我們是否有機會可以欣賞到您的著作呢?」


  黃漢聲將他手中的筆記本拿了出來,說道:「當然可以,雖然文人的創作總是孤獨的,可是創作出來的東西也是為了要與他人共享,否則寫再多的文章又有什麼用處呢?」


  當主持人年唸了幾段黃漢聲的新詩時,不禁又大吃了一驚,而同時間在電視機前所有略有文學素養的人也同樣的幾乎坐不住椅子上了,那優美的詞藻、深刻的意境,已不是這個年代的新銳作家所能擁有的了,僅僅只表現在幾位已經作古的老文人身上。


  如果說剛剛還有人對於黃漢聲宣稱自己認識這許多文人而感到他是在自抬身價的話,現在任何一個懂得文學的人都不會再懷疑眼前這貌似青年者的文學底蘊,事實上他的文章詩詞只有比他所提到的幾位文人更優勝而已!


  這之後主持人激動的與黃漢聲討論起他的文學創作,很明顯的他的東西大部分表現在對於
1940年代的政局不滿上,但也有許多數量的吟詠作品,到了後來,也是非常知名文人的主持人根本是用一種討教的語氣在對話了,然而這個結果電視機前的每個觀眾都不驚訝,一個年紀已經有八十幾歲的文人,研究了超過一甲子文學的學者,能有這樣的功力是不需要懷疑了,這只是更證明了黃漢聲年紀而已。

 

 

  黃漢聲從山裡頭出來已經有一年時間了,這段時間裡頭他在文壇與醫界掀起了猶如海嘯一般的巨浪,無論質量都一樣優秀的作品、青春不老的肉體,使得他名利雙收。


  在這之後,他還缺什麼?


  他遇上了一位女子,當他與她相遇,黃漢聲發現這名叫做張娜薰的女子對於他沒有超過對付一個普通人以上的敬意與其他念頭,於是他感到好奇了,而與她深入認識後,黃漢聲發現了這個女孩子的美麗與獨立自主,她這樣一個女孩居然還有著令人激賞的想法與才華,這深深地吸引了黃漢聲。


  而當兩人越來越熟稔,張娜薰也發現了黃漢聲那與外表完全不符合的深沈,無比耀眼的才華,與仍然和六十年前相同的英俊外表,所以,當他回過神來,他已經愛上了他。


  而自從隱居山中後,心中再也激不起一絲愛情的黃漢聲突然發現,不只是身體,連他的心都回覆到了
20歲時候的樣子,他愛上了一個年紀足以當他孫女的女孩,然後,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


  這段時間是黃漢聲最快樂的日子,甚至寫了不少他數十年來從不曾寫起的,關於愛情的一切。

 

 


  「生日快樂!」


  在兩人的新房中,張娜薰端出了一個製作精美的蛋糕,上面點了一根蠟燭,放在了桌上,她對著眼前的這個男人說:「吹蠟燭吧,許一個願望。」


  黃漢聲笑嘻嘻的閉上眼睛,說:「我希望我的小薰永遠青春美麗!」


  張開眼睛,還來不及吹熄蠟燭,羞紅著臉的張娜薰就已經撲進黃漢聲的懷中,痴迷地獻上香吻,兩人糾纏了好一會兒,張漢聲才偷了個空吹熄蠟燭。


  兩人躺在沙發上
,你一口我一口的互相喂對方蛋糕,張娜薰輕輕了嘆了一口氣,說道:「聲,你說希望我永遠青春,可是怎麼可能呢?你是一個上天的奇蹟,無論是對我而言,還是對世界而言都是一樣,你一直都是這麼的年輕,不會衰老,可是我總會老的,雖然我現在也同你一般的年輕,可是有那一天當你依舊精神奕奕,我卻垂老矣矣,那麼你會不會拋棄我呢?」


  黃漢聲溫柔的拂開了張娜薰額邊的秀髮,輕聲說道:「傻丫頭,你也知道說我老了,我就算外表年輕,但實際上都已經是
80幾歲的老頭了,你覺得我還會把外貌放在心上嗎?」


  然而就算黃漢聲再怎麼樣的保證,也難以安慰發愁的美女,好不容易花了許多的功夫才令張娜薰轉涕為笑,張娜薰又問了:「聲,你之前生日都是怎麼過的啊?」


  黃漢聲楞了一愣,才說道:「跟其他人一樣都是父母幫我過的啊,沒什麼好特別的。」


  看出黃漢聲根本沒回想,只是敷衍敷衍的回答,張娜薰嘟起了小嘴,說道:「你別敷衍我,那你說,最近幾年呢?躲在山裡的時候,總有一兩年會想起來要過生日的吧?你怎麼過生日的呢?」


  黃漢聲笑道:「在山裡哪還記得要過生日,不過妳問對了,我很久以前的確是在山裡自己為自己辦了一次生日,那好像好幾十年前的事情了吧……嘿,其實也不久,七年前的事情,感覺好像是三四十年前的事情了啊……」


  當黃漢聲一邊回憶著說話,張娜薰卻盯著他的臉……她總覺得,好像什麼事情不對勁。


  「那年我恰好去了一趟外頭買東西,發現了隔天就是我的生日,那時我也突然心血來潮,覺得自己也好多好多年沒過生日了,很希望幫自己辦個慶祝,所以我就跟一個熟識的朋友借了他偷打獵的獵槍,跑到山裡去獵山豬……」


  張娜薰突然露出一臉驚恐的樣子,離開了黃漢聲的懷裡,嘴角顫抖著說不出話來。


  「小薰?別擔心啊,獵山豬也沒想像中的危險,何況妳看我不是好好的在這裡嗎?總之那時候我獵了隻小豬,扛著回家做成了一隻烤乳豬,還在上頭插滿了蠟燭,現在想想真是有夠有趣的……」


  「啊~~~!!」張娜薰突然尖叫了起來,黃漢聲被嚇了一跳,連自己什麼時候聲音變得低沉了一點都不知道,然後張娜薰的尖叫卻停不下來,連連的朝後退,跌倒在地板,連蛋糕都撞倒了一地。


  黃漢聲看到張娜薰變得這樣心裡十分著急,連忙想站起來扶她一把,可是當他要站起時,卻突然發現身體變得很沈重,力氣好像都消失了,他的手腳都在顫抖,他的視線越來越不清楚。


  黃漢聲舉起他的手,卻看見原本豐滿光澤的肌膚漸漸的乾枯灰敗,佈滿了皺紋,而他的身體越來越矮小佝僂,頭髮灰白掉落……


  黃漢聲眼角溢出淚水,只來得急說:「小薰……我老了,時間到了……」


  然後,一個老人漸漸的乾枯,壽終正寢於黑色的長沙發上。

 


  「聲!」


  回過神來的女子才瞭解自己剛剛如何離開了自己的情人,而撲到黃漢聲身上痛哭的她,已經再也來不及給他最後一個擁抱了。

 

 

 

 

後記:

 


  多年後,一間研究所內。


  具有權威性的教授這麼說著:「今天我們對當年的黃漢聲一案做出說明,我們認定這是一例記憶時光症的病例。」


  望著底下這群最頂尖的年輕研究員,年老的教授也很驕傲的對於解開這一個謎感到興奮。


  「時光記憶症的成因與原理目前我們都沒有任何的頭緒,事實上他到底是一種病症,還是一種物理理論,到目前都沒有定論,我們僅能觀察到病患發病的現象,事實上就連觀察都不是非常容易。」


  「我們認為患有這種記憶時光症的患者會因為強烈的思考記憶而改變自己的身體年齡,黃漢聲先生是一位對於事物感受能力非常強烈的大師,所以可以寫作出許多膾炙人口的大作,我想那篇
228悲慘紀事,在座的各位應該有不少都為之掉淚過,因此,不知慶幸或遺憾的,記憶時光症在黃先生的身上產生了明顯的作用。」


  「如果是一般人,由於體認自身的記憶不容易出錯,對於強烈印象的記憶感覺像是剛剛發生,小事則覺得遙遠的情況常常發生,身體的狀況容易被修正,加上自身感受不強烈,所以記憶時光症對病患本身的改變不明顯。」


  「然而黃漢聲先生卻不同,他本身經歷過一場大難,由於本身強烈的仇恨,使得他隱居在山中的時間無時無刻都在思考著那場大難,創作出無數的作品,也讓他的身體時時保持在二二八事件發生的那個
22歲的年紀,一直到他出了山中。」


  「外面的世界與時間令他對於當年的悲劇不再這麼掛懷,身體往
22歲的修正作用漸漸的減緩,而在一年後,他與妻子的一次回想中出了問題,當時,他回想起76歲那年發生的事情,但那是一件小事情,對已活過八十年的他而言,就像是幾十年前發生的一樣,於是……」


  「他的身體誤以為,他的年紀是八十三歲加四十歲……一百二十三歲……所以他急速衰老,老到免疫系統無法支持他的生命,於家中壽終正寢。」


  老教授的語調十分低沉:「各位,謎題解開了,讓我們為這位只曾短暫放光,卻照耀一個世紀文學界與科學界的大師,默哀。」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滿天星斗的純真

修洛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eresashih
  • 有趣

    其實是很有趣的結構,你應該多寫一點,期待看見你的新小說。
  • 自己重看了一遍,發現也是個用詞遣字、段落安排都亂七八糟的東西……
    果然就算是短篇也應該要好好深思熟慮,
    光想趁放假用幾個小時就寫完,果然還是不行的啊……Orz

    修洛特 於 2007/09/22 02:16 回覆

  • teresashih
  • 加油!!

    原來你跟小學弟一樣在當兵喔?短篇其實比中篇更難駕馭,但是喜歡寫作就是要不斷地寫,加油喔!!期待看見你投入小說出版世界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