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實驗室內部如同乾裂的黃土地一樣,刻蝕密佈著滿滿的裂痕,每個人的周圍與他人的接鑲,都有著莫名的疏離,不知道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因為這些倏忽出現的界線,讓我如同走在乾枯曠野的旅人一樣感到快要窒息。

  一直以為實驗室會是快樂的,因為大家都不帶著機心,同樣的是學生,沒有太大的利益糾葛,所以不用擔心太多人與人的猜忌,但現在我覺得,人是相互防備的,有人去意甚堅、有人不滿、有人不願投注心力於本分上,有的時候,我也猜不出別人到底想著什麼,甚至猜不透我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曾經以為這樣的感覺一直要到出社會以後才會發現,但我錯了,來臨的太早了些。

  我只希望還我一點學生的純真,還我一點真心面對的笑容,多體諒彼此一點,那些複雜,可以留到畢業之後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修洛特 的頭像
修洛特

滿天星斗的純真

修洛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蘿拉
  • 請繼續發表好文!加油加油再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