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這輩子少見的幾次指著別人的鼻子跟別人吵架的日子,平常就算碰到什麼不高興的事情,頂多就是臉臭,回家自己排解或私下罵一罵就算了,可是我今天居然就是一臉要打架隨便啊的臉,指著對方說:「你他媽的就是沒種找那些高層的人抗議,只懂找下面的人開刀!」

  起因是一個事件,以前曾經在網誌上提起,東華與花蓮師範大學合併後,校內一直瀰漫著一股聲音,認為花師與我們合併拉低了東華的素質,覺得花師的學生是二等國民,沒有資格與東華學生平起平坐;實際上有這種想法的人雖多,可是在校內其實也不多見,大多只是覺得這樣好像不太公平,明明考進來分數不同,卻拿一樣的畢業證書。

  後者想法無可厚非,只是有些激進派會認為花師的學生就是劣等份子,是狗,沒有資格進到我們的校園,看到這些很激進的言論,讓我頓時覺得我來到法西斯的國家,這個地方正想要清洗這些"劣等貨色"。

  前兩天在東華大學東方小城BBS站跟一些學弟推文有了爭執,因為有些人直接就說美崙校區的學生就是狗,整天只會汪汪亂吠,要是沒這些人東華就會像以前一樣"優秀"了。他們認為聯考分數比較高,所以對方就該跪在地上向他們懺悔自己的罪,所以我回了他們:「如果只靠分數來看地位,那你們是不是看到台大的就該跪下來磕頭?」還有人懷疑我是美崙校區的人反串,殊不知我是跟他們同校區的,說不定還是他們的助教。

  這件事我貼在MSN的暱稱上,剛剛晚上出去吃飯,一個學長問了我暱稱的意思,我把前因後果跟他說,他就說他也贊同那些激進派的話,他覺得他好不容易考進來,那些花師的有什麼資格這麼爽,跟他拿一樣的畢業證書?

  當然,這方面有點不公平,不過拿哪個學校畢業證書是上面的決定,並不是學生可以決定的,我認為要罵應該罵決策者而非這些跟我們併校的學生,沒有必要因為這樣罵對方是狗吧,結果我這個學長居然這樣回我:「我管他們,誰叫她們過太爽,活該啊。」

  『可是這不是他們的錯啊,我問你,要是今天台灣跑去跟大陸合併,大陸人罵你是狗,小小國家彈丸小地也想跟我們平起平坐,這樣你不會覺得很幹嗎?這是政府的決定跟我無關啊!』

  學長:「我OK啊,我願意當二等國民啊。」

  『……你只看成績決定素質,那麼是不是你看到台大的要向他們下跪,讓他們罵你是狗?』

  學長:「如果讓我跟台大合併,沒問題啊。」

  所以總歸一句,就是看到別人爽到,很嫉妒,所以罵對方是狗,但是如果是自己爽到,那麼就算沒有人格而要汪汪叫也無所謂,至此,完全斬斷了溝通之門。

  如果是看到有美崙校區的人驕傲跋扈,自以為自己很了不起,那麼去罵這個人,是沒有問題的,但因為自身嫉妒而去謾罵,絲毫認不清楚自己的地位,那麼……我會重新考慮對待這個人的定位。


  意見相左是很常發生的事情,平常一些生活習慣、科學討論、課業溝通我們大家也常常會吵起來或是爭論,但一切都是討論完就算完了,大家都不會放在心上,但是對於我而言唯有關乎自己人格的這方面,一旦有了裂痕,那麼就完了,這個裂痕就一輩子也彌補不了。

  小節無所謂,但對於整個大環境的強烈嫉妒、偏執、不公義,會讓我無法信任一個人,平常或許無所謂,但我無法信任在有利益擺在眼前或是有危險在眼前時,這個人不會把我出賣或是陷害於我,所以……這個人跟我的交情就這麼完了。

  從此以後就是一般朋友,客套的說話、吃飯,再接下去,一輩子也不會再有什麼力挺、莫大幫助的情況發生。

  可以很直接的說,我再也不會信任他。


  其實,就算是對方心裡真的這麼想,如果聽到我的想法是如何,而微婉的表達自己不贊同,或是笑笑的不語,那麼我也不會反應這麼大,因為這樣的人就算意見跟我相左,卻還有他的克制力,但連這種待人處事也辦不到,還能怎麼期待利益當前時他能克制住自己的貪念不把我出賣?

  真的看清一個人了,可以用簡單的一個飯局,一個話題就看清,代價還挺便宜的。

  所以當我罵出那句:「你他媽的就是沒種,不敢去質疑上頭那些決策者,只敢去欺負那些下頭的,看到惡霸就跪下來當狗汪汪叫!」之後,我完全沒有後悔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滿天星斗的純真

修洛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DarryL
  • 讓你認清一個沒狗格也沒人格的生物。
  • ingeniero
  • 別怒阿,為這樣的事情不值得,出社會以後就知道了,其實哪個學校沒啥差,差在個人素質,我們單位都是碩博士,幾乎都是台青椒成的,但是又怎樣呢?

    是會變帥或是長高幾公分,或是屌變大嗎?不會吧.....

    後來就憑真本事,靠實力,而不是小理小氣說:我是東X大學畢業的,你這台X大學的給我跪下.

    而且,研究生只是過客而已,你要在乎的是你的研究,你的生活,而不是跟大學生一般計較.
  • 大學生那邊我不氣啊,
    戰力很弱,我都當笑話看,
    生氣是因為突然認清了身邊人的真面目……

    修洛特 於 2009/06/23 18:05 回覆

  • adog15
  • 這事情真的讓很多激進份子咬牙切齒的,實在我們也無能為力,希望他們的心胸能寬大一點,唉~
    至於,朋友是怎樣的人,時間會幫你篩選~
  • A-gui
  •   不過是懂不懂「尊重」的問題罷了。
     
      有些人害怕改變,即使現況不好也不願意去改變,於是他們放棄了,大家都是輸家。
     
      生活中總會遇到很多人,很多無法想像的人,就像我剛進入高一時 PO 文寫得,不懂得那些同學在想些什麼,為什麼規定便當盒不要去洗手台洗會堵塞,打掃同學會很麻煩,但還是很多人去洗。
      我說:「這樣打掃的人會很難清。」
      那位同學回我:「那是他們(高二)的事情。」
      「總有一天妳也會是高二,也會打掃到廁所甚至是洗手台。」
      她回我:「那我會認了,誰叫我這樣做過,以後高一在洗手台洗我也會打掃。」
      但我知道她不會,她當上高二後依舊會去抱怨高一,因為她的本質就是如此。
      憐憫別人的可悲。
      遇到這種事情就是會不爽會生氣不可能不在乎。
      只是要看淡……很多事情激進沒什麼用的,歪理總是容易辯贏真理,因為他們不需要道理。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什麼朋友回我「隨便啦!」、「我管他們做什麼?」時我就會笑笑不回話的原因。
  • 其實這麼氣的原因是因為他是朋友,
    而且當著你的面不顧你的談話耍白目,
    驚覺這個人以後遇到大事件不值得信任,
    才會讓我突然這麼氣……

    修洛特 於 2009/06/23 18:04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