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10 Mon 2008 02:35
  • 記夢

  我身邊的是我很喜歡的女生,她好像還不知道我喜歡她,我看了看四周,這裡是一條大馬路,我跟她怎麼會在這裡?

  路上沒有行人,有車經過,但經過的車很少,四周的環境挺空曠的,路邊都是電線杆,我跟女孩一起往前走,我們似乎在聊天,氣氛普通,有說有笑可是不是非常非常的熱烈。

  我們經過一棟鐵皮圍成的迴旋梯,像是工地或工廠旁邊,蓋來讓人上管線或大型儲存槽的那種,也像是鴿社的放大版本,不知道為什麼我跟女孩兩個人鑽了進去,往上走,樓梯間很窄,四處都是鐵皮挖空的窗口,所以還是很明亮,我們踩著鐵皮鋪的階梯往上爬,發出吱吱的聲音,那聲音在這人工鐵管中迴盪著。

  爬了幾層樓,有隻受傷的鴿子在扶手上振翅,輕輕的落在階梯上頭,牠身上沒見著任何傷口,但我跟女孩就是知道牠受傷了,牠需要幫忙,我從懷中抽出一條綢布,輕輕的把鴿子包裹起來,女孩看著我,把那包著鴿子的綢布接過去,她問我接下來怎麼辦?

  不知道為什麼,這瞬間變成了我們知道彼此喜歡,正在跨越情侶與朋友界線的階段,我對著女孩說:「我們快走吧,遲了就來不及了。」因為我似乎知道,有人想要追殺這隻鴿子。

  我拉著女孩,從某個樓層的小門(也是鐵皮挖個洞就變成門)出去,那邊有很多鋼索連接著遠方的地上,這段記憶是空白的,我們似乎是從鋼索滑了下去的,但我沒看見。

  我們下到地面後,是在原本那大路旁的支線,一條鄉間小路,遠遠看去可以看到好幾處房子簇擁著建在一起,我帶著女孩走了一小段路,不過十幾公尺,女孩氣喘吁吁的說走不動了,我把女孩手上的東西抱了過來,那東西是一束很大束的花,我有點擔心的說:「我來拿,我們快點離開吧。」

  然後我們往前走,那束花突然隨著我一步一步往前走,越來越重,重得像是鉛塊一般,我緊皺著眉頭,低聲喝了一聲:「臨!」可是並沒有任何作用,我心裡清楚,這是因為遠方那個想要追殺鴿子的人做的手腳,我帶著女孩與花束繼續往前走了幾步,花束的重量已經壓的我幾乎要倒下,汗拼命往下滴淌,咬牙切齒。

  「嗡!」我又吼了一個字,可是那花束依舊壓著我。

  怎麼辦才好呢?

  那要追殺鴿子的人……等等,我們剛剛明明是要救那隻鴿子,為什麼鴿子變成了這束花?

  當我意識到這點,重量消失了,夢,醒了。

 


 

  有沒有人會解夢?這個夢是什麼意思啊……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修洛特 的頭像
修洛特

滿天星斗的純真

修洛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jhstar2006
  • 招呼

    晚安...
  • 耶ㄟ?晚安~

    修洛特 於 2008/11/10 22:43 回覆

  • moolung123
  • 是 .............






































    不好意思 = =
  • 什、什麼不好意思?@@

    修洛特 於 2008/11/11 13:59 回覆

  • 阿鬼皇后
  •   重點就是你該醒來了。(被打)
  • 原來你知道自己欠打?來來來,給我把手心伸出來。(拿出教鞭)

    修洛特 於 2008/11/15 20: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