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什麼事情之前,都會用一把尺去量量看。

  物質的東西可以量化,有的時候連無形的東西都可以量化,熱血、感情、喜好、稱譽、責罵,都可以拿來比較,說是量化也許太絕對了,但對於要不要作一件事情而言,我是可以模糊著界線去計算值不值得的。

  比如說:遇到不喜歡的人事物,我要不要昧著本心去虛委以蛇?

修洛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